Network

當前位置:主頁 > 京津冀新聞 > 京津冀專家觀點 >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來源:未知 日期:2016-10-09 點擊:

  京津冀協同發展中,產業協同最為核心,關系到區域產業發展的布局和協同發展的成效,同時也是各方利益博弈較為激烈的領域。河北作為產業轉移的承接方,在承接產業轉移過程中,受到哪些因素的影響,如何針對這些影響因素采取相應的政策,以提高河北未來承接產業轉移的能力,這些問題值得我們關注。近年來,河北以其巨大的市場潛力和日益改善的投資環境,承接了大量的投資項目。但是,隨著產業轉移的不斷推進,其承接能力也面臨了巨大考驗。如何認識并克服自身不足,認清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的關鍵因素,從而切實提升本地區承接產業轉移的能力是當務之急。從關鍵地方著手,提升河北地區產業承接能力,對于未來更好的承接來自京津地區的產業,促進京津冀協同發展具有積極作用。
  
  一、影響產業轉移因素的研究綜述
  
  影響產業轉移的因素有很多,國外學者較早對這一問題予以了理論關注。Moore(1976)等將影響產業轉移的因素歸結為產業承接地的經濟總需求、投資政策、勞動力價格和產業轉出地的投資控制等四個主要因素。Twomey and Taylor(1985)認為影響將產業轉移的主要因素為轉出地與承接地之間的地理距離、兩地的經濟規模及區域經濟吸引力等。Nakosteen和Zimmer(1987)從企業遷徙的角度關注了產業轉移問題,他們將影響企業遷徙的的動因歸結為推力、拉力及阻力三個因素。其中,推力因素包括發展空間、勞動力價格、要素可獲得性;拉力因素主要指轉入地的區位條件;而阻力因素包括現有勞動關系等。Munday(1990)認為承接地財政政策、勞動力狀況、交通和市場開放情況等因素將影響企業的區位選擇。而McQuaid(1996)等進一步研究發現,區際間產業轉移行為將受到市場開放度、供應商、支持性服務以及勞動力素質等主要因素影響。Krugman(1997)等從經濟地理學的角度出發,研究了區際間產業轉移與外部規模經濟、產業前后向聯系之間的關系。
  
  國內的學者也對影響產業轉移的主要因素做出了研究。產業轉移機理方面,魏后凱(2006)將產業轉移歸結為來自轉出地的推力和來自目標地區的拉力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周江洪(2009)系統總結了區際間產業轉移的構成要素與形成機理,指出,一國范圍內產業從某一區域向其他區域轉移的過程是多種作用力交互影響的結果。推力、拉力和阻力構成區際產業轉移力,對產業區際轉移起著促進或阻礙作用。企業盈利空間區位決策、產業及區域生命周期演化規律以及政府經濟政策調控導向是促成區際產業轉移力的重要因素。影響承接地產業轉移主要因素方面,李斌等(2010)借助“鉆石模型”以湖南省為例就低梯度地區承接產業轉移影響因素的實證研究表明,資本存量、市場需求、經濟發展等因素具有積極影響,而勞動力工資、科技水平與產業轉移負相關。王滿四(2012)就欠發達地區承接產業轉移的關鍵影響因素進行了分析,指出經濟發展水平對欠發達地區承接產業轉移發揮了首要的作用,相對于勞動力總量而言勞動力的素質對承接產業轉移的促進作用更大。聶正彥(2015)對西部地區的產業承接進行了測度,實證結果表明,人力資本、交通條件、要素成本、外部性、對外開放度、財政分權度等因素都對西部地區承接產業轉移產生影響,其中人力資本的作用最為突出。
  
  在京津冀協同發展過程中,河北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較低,并且處于產業轉移的承接方。從承接地的角度,我們將影響產業轉移的主要因素成為拉力因素,主要表現為承接地對轉出地產業的吸引力。(周江洪,2009)展寶衛等(2006)提出的“產業轉移承接力”概念認為,產業承接力是產業承接地集聚轉移產業的吸引力、準確甄別轉移產業的選擇力、穩固接納轉移產業的支撐力和融合提升產業的發展力等多種作用力的綜合系統。當前,京津冀三省產業目前仍處于以低端制造業為主的價值種間環節,而產業發展在價值鏈兩端存在相對劣勢,基于國內外學者對影響區際間產業轉移因素的研究,本文主要將從承接地的經濟水平、人力資本、勞動生產率等三個最主要方面來檢驗他們是否直接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狀況。
  
  二、京津冀產業轉移的區域基礎
  
  (一)京津冀區域產業發展現狀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河北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具有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但是目前河北目前仍屬于三極發展的短板。從經濟總體發展情況來看,京津冀三地GDP總量達到66474.5億元,占全國的10.4%,但就發展水平來看,三地經濟發展不平衡,2014年河北人均GDP不到4萬元,不足京津的一半,甚至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見圖1)
  
  從京津冀產業結構看,北京以第三產業為主,比重接近78%,且其第三產業呈明顯的高端化趨勢;盡管第二產業在天津仍占有相當大的比重,但其第三產業比重也接近一半;河北仍以第二產業為主,第三產業比重遠遠低于京津地區,甚至低于48%的全國平均值(見圖2)。目前,北京已進入后工業化階段,天津處于工業化階段后期,而河北尚處于工業化階段中期。從三次產業比重情況我們可以看出,河北的第三產業比重有待提升,同時也說明河北在對接京津地區第三產業轉移方面存在很大空間。
  
  河北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具有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但是目前河北目前仍屬于三極發展的短板。從經濟總體發展情況來看,京津冀三地GDP總量達到66474.5億元,占全國的10.4%,但就發展水平來看,三地經濟發展不平衡,2014年河北人均GDP不到4萬元,不足京津的一半,甚至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見圖1)
  
  從京津冀產業結構看,北京以第三產業為主,比重接近78%,且其第三產業呈明顯的高端化趨勢;盡管第二產業在天津仍占有相當大的比重,但其第三產業比重也接近一半;河北仍以第二產業為主,第三產業比重遠遠低于京津地區,甚至低于48%的全國平均值(見圖2)。目前,北京已進入后工業化階段,天津處于工業化階段后期,而河北尚處于工業化階段中期。從三次產業比重情況我們可以看出,河北的第三產業比重有待提升,同時也說明河北在對接京津地區第三產業轉移方面存在很大空間。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二)京津冀產業結構變化趨勢
  
  由于經濟政策等方面的限制,京津冀地區的城市發展定位模糊,三地在政策上追求大而全的發展方針,相互之間在資源、資本、項目等方面的競爭也十分激烈。以港口發展為例,河北港口和天津港之間定位趨同,發展模式相似,造成了人力、物力、財力的巨大浪費,特別是對于競爭力相對較差的河北港口發展造成了不利影響。為了更直觀的衡量京津冀三地產業梯度水平及變化趨勢,我們引入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國際工業研究中心提出的產業相似系數: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其中,ij是兩個相比較區域,Xik是i區域k產業比重,Xjk是j區域k產業比重。
  
  Sij在[0,1]之間,趨向于0,說明區域間產業趨同成都較小,即產業上各具特色,趨向于1說明產業趨同較大,產業結構雷同。從動態來看,Sij呈下降趨勢,說明產業趨異;Sij上升,則產業趨同。
  
  從2000-2013年京津冀三地產業結構相似系數(如圖3所示)的測算結果我們可以看出,總體上,京津冀三地的產業趨同現象得以緩解。特別是近年來,隨著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北京與河北、天津的產業同構現象日趨降低,相對于河北、天津兩地,北京的產業特色突出,產業發展定位更加明晰。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反觀河北同天津的產業結構狀況,兩地的產業相似系數均在0.95以上,并沒有下降的趨勢。這說明兩地產業結構高度趨同,其港口優勢、資源優勢與區位優勢沒能協調發展,模糊的產業定位影響到各自競爭力的發揮。同時,較高的產業相似系數也說明了,天津、河北兩地產業發展水平相近,在兩地之間進行產業轉移的基礎較好。在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大背景下,河北作為三地經濟發展的短板,其承接能力受到考驗。為了更好的承接京津地區的產業轉移項目,我們將驗證經濟水平、人力資本以及勞動生產率等主要因素是否是河北承接產業轉移的影響因素。
  
  三、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
  
  (一)變量的選取與數據說明

  
  本研究采用的數據均選自國家統計局網站及河北統計年鑒。考慮到數據的可收集性,將研究的時間范圍限定為1995-2014年(其中勞動生產率數據至2012年度),根據現有的理論成果(李國平、李靜,2004;展寶衛,2006;周江洪,2009;吳雪萍,2010;李斌,2011;王滿四、黃言生,2012等),并結合河北省承接產業轉移的主要形式為外商直接投資,選取GDP、基礎設施投入(扣除FDI)、城鎮/農村居民收入情況、勞動生產率(采用GDP/就業總人數測算)、恩格爾系數、進出口總額、高等教育人數和科技人員數量等因素對外商直接投資是否顯著地產生影響。
  
  變量說明: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二)河北省承接產業轉移的格蘭杰因果檢驗
  
  我們采用格蘭杰因果檢驗方法,來考察河北地區承接產業轉移的主要影響因素。
  
  1、單位根檢驗
  
  首先對各個變量進行平穩性檢驗,結果如下表所示。我們所選取的變量中,GDP/人均GDP、高等教育人數(graduate)、勞動生產率(labor_productivity)與FDI存在同階單整關系。河北省FDI_1995-2013和GDP/人均GDP、高等教育人數(graduate)同為一階單整;河北省FDI_1995-2012和勞動生產率(labor_productivity)同為二階單整。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2、協整檢驗
  
  通過單位根檢驗后,我們采用EG兩步法進行協整檢驗。EG兩步法的基本思想是在變量存在同階單整的情況下,通過建立回歸方程并驗證殘差平穩,說明幾個變量具有協整關系。因此,這里分別以FDI_1995-2012、FDI_1995-2013為因變量,有關同階單整的變量為自變量,用最小二乘法估計方程,并對殘差進行平穩性檢驗,結果分別如下兩張表。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由上表知,殘差re1-re3是平穩的,則表明勞動生產率、GDP、人均GDP等變量和FDI之間具有協整關系,即這三個變量與FDI存在長期穩定的關系。而殘差re4不平穩,則說明高等教育人數與承接產業轉移之間不存在長期穩定的協整關系。
  
  3、格蘭杰因果檢驗
  
  進一步,進行變量間的格蘭杰因果檢驗,結果如下表。
  
  京津冀協同發展視角下影響河北承接產業轉移因素的實證研究
  
  由格蘭杰因果檢驗知,勞動生產率(labor_productivity)、GDP/人均GDP和受高等教育人數(graduate)均是河北省承接產業轉移(FDI)的格蘭杰原因,結合協整回歸結果,表明勞動生產率、GDP/人均GDP都是河北省承接產業轉移的長期拉動因素,而高等教育水平則是是河北省承接產業轉移的短期拉動因素。
  
  四、結論與政策建議
  
  從實證結果我們可以看出,GDP、勞動生產率、以及省內高等教育人數等因素對河北FDI產生影響,表明承接地的經濟水平、人力資本情況以及勞動生產率均是河北承接產業轉移的重要拉力因素。京津冀三地的產業相似系數變化趨勢表明,京津冀三地產業結構調整已經初現端倪,特別是近年來北京與津冀地區的產業結構調整效果明顯。但河北與天津產業結構趨同,地方優勢不突出,同質競爭狀況并未得到顯著改善,造成了資源的浪費。
  
  實現京津冀協同發展,是面向未來打造新的首都經濟圈、推進區域發展體制機制創新的需要,是探索完善城市群布局和形態的需要,是實現京津冀優勢互補、推動河北省經濟發展的需要。為了更好的提升承接產業轉移的能力,促進京津冀地區協同發展,河北應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首先,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加強規劃管理,促進產業轉型升級,以結構改革促進經濟增長。河北仍處于京津冀三極經濟發展的短板,產業結構有待優化特別是第三產業規模有待提升,未來通過發展物流、金融、文化等服務業完善產業價值鏈,延伸產業價值鏈條推動產業升級
  
  其次,全面提升勞動生產率,特別是注重全要素生產率的升級。勞動生產率是河北吸引FDI的重要拉動因素,加強技術創新,在價值分工過程中,向高附加值環節步入,支持企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提高企業技術改造投資能力,培育發展新產業,加快技術、產品、業態等創新,同時強化企業組織管理,合理分配勞動力分工。
  
  再次,加大人力資本投入,深化教育綜合改革提升高等教育質量。重視人才的培養與引進,從完善本地教育體系建設、加強職業技能培訓和引進高層次人才三方面不斷優化人力資本結構,加強人力資源支撐體系建設;同時,及時對下崗失業人員進行技能再培訓,使勞動力更好適應變化的市場環境,進一步激發企業、科研機構和高校創新潛力。
  
  最后,依托資源稟賦優勢,發展地方特色產業。河北地區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蘊,文化產業和教育業都有巨大的發展空間,未來產業規劃上,河北應突出產業特色,注重挖掘自身產業優勢,走差異化發展道路。



相關文章推薦:

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四虎国产精品永久在线动漫